黄帅:偶尔“中二”一下,对庸碌生活多点批判

首页

2018-10-26

与其他亚文化相似,所谓年轻人群体常见的中二病,也是来源于日本动漫文化,并在网络文化的发酵下,成为不少人一种普遍的精神状态。 2013年,《中国青年》杂志刊文《90后中二病大流行》,此话题算是进入了官方话语的视野,但此后多数评论观点认为,所谓的中二病只是年轻人爱幻想、不切实际的一种表现,不足为道,也无伤大雅。

然而,事实真的这么简单吗?中二的说法最初来自何处,各方有不同看法,据相关考证,多数人认为是由日本艺人伊集院光在其主持的广播节目《深夜的马鹿力》提出的,此后,我刚得了中二病这个说法从网上流行开来。 最新出版的网络文化辞典《破壁书》对中二有这样的定义:中二病指的是某种自我意识过剩的精神症状,中二是初中二年级的简称。

虽然自命不凡、狂妄自大等精神症状的确多见于青春期的少年,但这个词其实更强调的是特定的精神状态,而非特定的年龄段。

这个说明了中二病的几个特点:其一,它多发于年轻人群体中,尤其是青春期荷尔蒙分泌旺盛的群体中;其二,它也不绝对是一个年龄的概念,有些人能把中二的精神一直带入成年阶段,而且不同程度的中二也有不同程度的表现。

爱幻想和爱妄想是两回事。 比如,男孩子喜欢看武侠、历史小说,喜欢把自己幻想成小说的主人公,但如果真的想去做什么仗剑走天涯征战天下之类事,则未免入戏过深,有妄想之嫌。 同理,女孩在青春期时情窦初开,沉醉于文艺小说和爱情电影中营造的氛围,这天正常不过了,但如果过分沉浸其中,分不清现实与虚幻的区别,乃至陷入虚妄的情海中无法自拔,则会影响到日后的身心成长。 圈子里所谓的中二病,显然指的是妄想的状态,但很多人分不清幻想和妄想,或陷入自怨自艾的泥淖,或看不清自己正在临近的危险沼泽,从而产生了些许成长的烦恼。 著名日本电视剧《我们都是超能力者》就讲述了一个深陷中二病的高中男生的故事,他成长的烦恼便与此有关。

在想象力漫无边际的年龄里,他经常自命不凡,认为自己要拯救世界,甚至渴望获得超能力。

耐人寻味的是,导演和编剧给他安排了另一个妄想是对男欢女爱的不着边际的渴望,陷入这两种妄念的男主角便发生了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不过,大量观众却为此剧的真诚叫好,因为它是为数不多的能直面年轻人中二心态的作品,既不因其琐碎而逃避真相,也不因其羞涩而加以批判,因为真正直面并理解年轻人心理状况的态度,才是会令人称赞的。 中二病在国内语境的存在,也面临上述的尴尬境地。 一方面,很多已经走过青春期的人对这些不靠谱的东西看不上眼,觉得这是幼稚乃至无聊的东西,殊不知自己也曾为之迷狂。 另一方面,一些人异化了中二病的概念,将之看成笑料,还在自以为是的成熟里对那些葆有初心的人报以偏见。 要辨析其中的问题,还得搞清中二病产生的原因。

从一般意义上讲,青春期多发中二病,跟此时荷尔蒙分泌旺盛有关,因为此时不仅是精神中二的时候,也是身体发育和心理发育野蛮生长的时候,由过剩的精力衍生出漫无边际的联想,产生各种稀奇古怪的心态,倒也不令人意外。 但中二病这种精神现象能在近年被具象化为一个概念,并在网上走红,显然有更细微和晚近的原因。 看着动漫尤其是日本动漫长大的90后、00后一代,是推动中二病话语从边缘的亚文化走向舆论舞台中央的主要群体。

在这一代人三观形成的最重要的时间里,他们接受了很多讲述正义战胜邪恶热血斗争青春浪漫之类的动漫叙事,其思维方式和知识结构也受到这些作品的影响。 比如,著名动漫《七龙珠》《圣斗士星矢》《火影忍者》等,都讲述了关于正义和勇气的故事,其中的激扬情绪和战斗意志,很容易让观看者产生所谓的中二心理比如,变身超级赛亚人我的小宇宙要爆发了之类的经典桥段,会让观众进入一种热血澎湃、超越自我的精神体验中。 而且,年轻人们不会把现实生活和动漫世界完全割裂开,强烈的代入感会让人模糊现实与虚幻的边界。

只不过随着岁月的流逝和现实的锤击,大多数人会逐渐忘记曾经强烈的理想主义情怀,而渐渐油腻起来,他们一边嘲笑着那些还在中二状态里的人,一面向自己曾经厌恶的形象飞速投靠,直到他们忘却了自我,迷失了方向,再也无法回到那个简单质朴的世界里。

这些便是中二病的妙处。 当然,也不是说中二的状态都是好的,毕竟,不切实际的妄想一旦落入现实,往往会产生巨大的破坏力和糟糕的后果。 以笔者之见,人生最好的状态,就是以成熟心态和理性态度对待日常生活时,偶尔不妨中二一下,从而,便能对那些视为常态的庸碌生活多点反向的批判心,对那些毫不起眼的点滴欢愉与幸福多一些珍惜感。 (文/黄帅)【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立场,仅供参考。 】。